ofo 发不下来的“年初奖”


更新时间:2019-01-17

2018年12月23日,摩拜首创人胡玮炜宣布辞任CEO职位,这距离摩拜卖身美团不过八月余的时间,间隔美团上市仅仅三个月。

法院裁定,解冻东峡大通(ofo小黄车经营主体)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00万元公民币。

而胡玮炜的离开好像也标志着,那个曾经万人追捧的“共享单车盛世”已经更朝换代了。

押金难退,一拖再拖,ofo的现状并不暗昧,而戴威需要对此承担多少的任务?

“ofo退押金”成为这个冬天无奈躲避的话题,始终爆出的负面消息,将ofo一再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处,开始有传闻称是因为戴威的独断决定而导致ofo难以生存。

ofo的老对手摩拜在2018年的结尾也并不假想中过得那么如意。

这个结果似乎并不太令人觉自得外。

2018年12月30日,ofo经营实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运输合同纠纷受到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起诉。

对ofo来说,先是内部浮现了普遍创业公司存在的问题,戴威毕竟年轻,对资本的抵抗力量不足,面对资本的强压,戴威诚然力求保持现有创业团队的独破性,但陆续袒露出来的问题开始加速影响着这家看似健康的创业公司——切实早已开端了内部堕落。

只有押金的问题始终牵扯着用户的心,ofo从一个“可能失败的创业企业”变成了“强占用户押金的骗子公司”。

原本排队等待退押金的ofo用户心上更是凉了半截。

早今年4月,摩拜收编美团麾下,原摩拜CEO王晓峰很快宣布离职,随后,美团陆续派驻高管进入摩拜治理层,这次伴随着开创人的分开,摩拜正式进入美团时代。

顺丰称ofo拖欠运输费已向法院提出财产顾全申请,请求法院冻结东峡大通银行账户存款,恳求支付1369万元运输费及违约金。顺丰方面对媒体回应称:“因对方未按时支付运输费用,所以申请解冻资产。”

告别了2018年,ofo的走向仍未得到最终成果。

企业败落由内因跟外因组成,ofo自然也不例外。